羲栠| 栠⑻| 珔瓮| 陔怍| 啞檄| 庄倓瓮| ц栠| 救誹| 幙嵹| 塞晚| 賧瓮| 徆庌| 湮源| 蘋迶| 悵秅| 簧刓| 妦絟| 酗ь| 壅笥| 屙踱| 鎖⑻| 簧刓| 怢假| 痔乾| | 糽啡| 隞阨| 鰍儔| 甡擘| 頗荻| 淏眄啞よ| 囟帣| 廗埬| 佼荻| 喟酘| 陔踩| 屙踱| 藷芛僱| 錘埭| 啥鏍| 恟籟杻よ| 怮累| 倓珛| 堁韓| 蝶笣| 毞酗| 鞠皉| 踢坢| ひ傑| 昹荻| м笣| 蚗怍| そ晚| 塞羹刓| 崨糧杻よ| 陝棐| 噉鰍| 懂瘀| 諅譴| 舷慇嫌衵秫笢よ| 繩笣| 還礗| 鏍с| 拫嫌睽| 趙笣| 迶攷| 銇粔絢| 堁輿| 陲昹綬| 控捶| 弮鰍| 凝旃| 假湛| 嫆栠| 幙嵹| 埬喀| 嬝蔬庈| 惘倓| ц阨| 輩譴| 戀皉豪| す綬| ヮ昹| 剢恓| | 拻貌| 傘僚| す荻| 塙鰍| 挕吨| 假陔| 靺捶| 陲祫| 噪晚| 陔飲| 隅晚| 詢す| 刓秝| 豜堁| 嬝蔬庈| 庰瓮| 迶そ| 韓蚔| 楓堮| 刓栠| 迖親迖| 笢譴| 堁栠| 還屢| | 倓珛| 譴狦| 炰肅| 湮韓刓淜| 簿瓮| 拵洈| ね蔬| 磁捶| 侐頗| 測瓮| 踢笣| 蟹傑| 繩瓮| 喟栠| 啞阨| | 蟹赻| 郙鰍| 屻刓| 饒⑻| 漆諳| 盷傑| 傖飲| 毞藷| 酗伈瓮| 腦笣| 昹ч| 陲搛| 屢輿| п銘絢| 蟆阨| 悵艙| 蜑粹| ぱ跡| 潑崨| 噪堈| 朓戽| 扞粹| 蟹赻| 槽瓮| 儥肅| 屻刓| 囀⑧| 恅假| 湮俍| 媼蟀瘋杻| 嫘す| 笚祫| 鰍睿| 挔蔬| 裻捶| 盻抾庈| 酓阨| 樓脤| 栠侇| 怢鰍瓮| 壽鍛| 假湛| 扦よ| 舷趶| 阨蜓| 跺導| 衼輿| 陲賽| 踢す| 凅刓| 傖挕| 廕瓮| 樁隅| 貌秝| 躂爵| 茼瓮| 肣鍬庈| 坢傑| 旮詀| 嶍洈| 坒劓刓| 飲假| 勀婥| 咘捶| 哏漆| 璩疏| 陳栠瓮| 裘鰍| | 拻碩| 絞栠| 縝妦| 黃刓| 詢怢| 朊蔬| 趙肅| 陔躇| 蚗荻| 侂埻| 塙鰍| 踱嫌毚| 陔梅| | 陝親枎| 藷埭| 嫘す| 拻埻| 紳刓| 陳栠瓮| 詢ч| 漆輿| 拫擘| | 綿壽| 芩蘇杻酘よ| 鎮刓| 膘す| 勀譴| 玶猿| 惘ь| 肣鍬瓮| す僅| 儚噉| 佼砱| 蜂嫌| 忭嫖| 耋篎| 漆縒| | 陲猿| 鰍譴| ぱ譴| 儚噉| 慡隴| 蔬埭| 栠⑻| 撳譴| 酗赽| 幛笣| 扞粹| 痰詳| 蔬假| 毞淜| 茈抾| 湛詈傑| 闔裔枑| 賑瓮| 磑埭| 還傑| 陔梅| 辭瓮| 怍倓| 昹拫紩鐃цよ| 踩庈| 坒塹| 欸鍬| 擘昹| 褪嫌ц酘秫笢よ| 斐珛訧捅
首頁 > 文匯報 > 讀書人 > 正文

【書評】日常之外的琱[遙望

2019-09-18

《肉桂色舖子及其他故事》

作者:布魯諾·舒爾茨

譯者:陸源

出版:後浪.四川人民出版社

對於不少中國讀者來說,用波蘭語寫作的布魯諾.舒爾茨(Bruno Schultz,1892-1942)仍是一個相對陌生的名字,因此不久前後浪出版公司再版這位猶太作家的短篇小說集《肉桂色舖子及其他故事》,仍要在腰封寫上「與卡夫卡比肩的天才」之類的字樣。與卡夫卡相提並論當然不至於委屈了舒爾茨,但誠如《紐約客》作者魯絲.富蘭克林(Ruth Franklin)說的那樣,這兩位波蘭猶太裔作家的作品儘管形式相似,本質卻完全不同。如果用繪畫作比,卡夫卡顯然不像舒爾茨那樣對畫中色彩表現出如此多的興趣,而且,卡夫卡顯然更陰鬱。

書中包含十六個故事以及三篇隨筆,每個故事的色彩均豐盈滿溢,時而綻放如夏日陽光,時而糙暗昏黑,流轉不息,宛若讓讀者置身博物館中,於不同風格及情緒的畫作間遊走。閱讀這些故事的時候,我時常驚訝於舒爾茨對於知名畫家及其畫作的認知,尤其能將畫作的風格及特點連通書中敘事及情緒表達。他總是自在地用「普桑式」、「點彩派畫作」或「勃魯蓋爾父子那簡潔、原始的力量」之類的詞句描述某種自然中或是日常生活裡的樣態或情景,而我後來才知道,他不僅僅是一位作家,也是一位被低估的畫家。

有趣的是,舒爾茨書中文字顏色生動多變,可他的作品卻常常是敘事意味濃重的版畫作品,讓人忍不住猜想這位不按常理出牌的畫家是否有意對調文字與視覺語言的慣常功用:當很多作家用文字細描故事的邏輯與紋理的時候,文字之於舒爾茨,是比畫筆更容易抒情並寫意的工具。說到這裡,忍不住提一句書封的妙用。設計師用一幅近似抽象表現主義風格的畫作,呼應書中對於夢境及幻想的描摹;畫中冷暖色塊的搶眼對撞,亦呈示書中文字在明與暗、炫目與闃寂之間營造的顯明張力。

在我的短篇小說閱讀經驗中,英國作家奈保爾的《米格爾街》是不得不提的一部作品。從多年前讀過那條虛構大街上的多個故事之後,我對於文字的節奏、分句的短長以及段落之間的過渡與對照,有了更為直接的感知。在我看來,舒爾茨的這本小說集與《米格爾街》中對於少時夢境與幻想的書寫極為親近,雖說相較於奈保爾繽紛跳躍如橡皮球一般的樸素語言,舒爾茨的文字更加晦暗奇詭,亦因眾多比喻和通感的運用而顯得不夠直白貼地。換句話說,兩人同為借短篇小說把玩文字的好手,不過,奈保爾不喜迂迴,舒爾茨則正相反。他擅長用複雜句式和挑戰想像力的比喻將讀者引入參差錯落的詞句迷宮中,並且,深以為樂。

舒爾茨本人深知語言的魔力,他甚至將哲學視作「對語言深刻的、創造性的探索」,將現實視作「語言的倒影」。這位波蘭作家生前寂寂無名,1942年出街買麵包時被佔領其家鄉德羅戈貝奇的納粹軍官開槍打死。直到二十多年後,人們才發現這位生時孤寂、死後靜默的小個子猶太人竟寫出如此繽紛瑰麗又不乏深沉的文字。人們常常因這般隱沒的、同時也極富戲劇性的生命經驗而感慨不已,愈發覺得舒爾茨作品中的驚奇、炫目與反轉,不單是那位小鎮平凡寫作人的慰藉,也是深陷庸碌與冗長生活中人們的琱[遙望。■文:李夢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
箇揧繚 栦暮蔆鎊憐 腦貌誰誰耋 坒狺赽盺 豜麾繚諳桴 摩陔游 坻諸游 す睿 漆蛭鰍繚
碩A 陳栠游 漆藷庈釦醮ば 攣篟盺 眢模俜淜 韓埲埸珨⑹陲藷 昹綬湮耋 椒怢繚 鞠耋俜瓟埏
峟虧劼盺 控儔誰 坒囧庈庈巹域鼠弅 豜麾昹繚斐珛繚諳 詢陔瓟埏 齬褒 盻虛盺 蹄界誕 儕牉趙馱釦 毞譴侁鰍爵扦⑹
https://www.whr.cc/bbsitemap.htm